• 屏風辦公桌
  • 前臺辦公桌
  • 實木大班臺
  • 辦公沙發
  • 辦公桌隔斷
  • 老板椅

品源辦公家具 > 家具頭條 > 定制>上海奉賢家具辦公

上海奉賢家具辦公
時間:2018-11-17 10:26   文章來源:品源辦公家具網   作者:辦公家具minlei

上海辦公家具品源小編為您精選:上海奉賢家具辦公。品源辦公家具小編為您精選:上海奉賢家具辦公。蔡駿:我用17年時間演繹懸疑

上海奉賢家具辦公——上海辦公家具介紹

    簡約時尚時尚元素與藝術風格正成為辦公家具設計的潮流,如今,80、90后成為主力軍,更注重辦公家具其簡約時尚的風格,辦公空間加入簡約時尚的元素,使得整個辦公環境氛圍更加現代化、舒適化、靈活化。色彩豐富色彩能影響著人的第一感覺,色彩是人的第一感官,極其重要,而創意行業使辦公家具的色彩發生了顯著的變化:正在從藍、灰、黑、白的單一色彩,變為紅、橙、黃、綠、青、藍、紫的多彩色,而具有柔和淡雅的中性色系更加受到人們的喜愛。最近幾年的辦公家具呈現出強烈的藝術化設計風格,以清新淡雅色營造出獨特的辦公氛圍。

    上海是中國的金融中心,許多企業購買辦公家具時除了考慮綠色環保外,更要符合人體化,健康性,人性化不僅僅是指產品外觀上講究美觀,使用上講求符合人體工學,同時要使整個辦公環境有彈性,有吸引人的設計元素。上海辦公家具充分考慮到企業的文化,結合了企業的文化來做設計,二者緊密聯系在一起,只有這樣才能讓進入辦公室內的人充分的感受到企業的文化氛圍,布局的緊湊能夠制造有效的工作空間;靈活性較好的上海辦公家具方便組合,自由拆裝。

    品源成立于2002年,提供從空間規劃、辦公家具定制、配送、安裝及售后服務于一體的整體服務。以辦公空間為主,協助客戶進行商業、教育、醫院和文化設施、酒店等空間構筑,經手的項目數千計。產品涵蓋板式實木辦公桌組、屏風工作位、辦公座椅、辦公室隔斷、鋼制品等系統辦公家具。

 

 

 

 

他從22歲時開始發表小說,至今已發表作品30余部,總銷量突破1400萬冊,連續十余年保持中國懸疑小說最高暢銷紀錄;他多次登上福布斯作家富豪榜,被稱為中國懸疑小說第一人,中國最受歡迎的懸疑小說作家之一,他就是蔡駿。

 

在蔡駿的小說中,恐怖的題材和氣氛一直是主旋律。在新作《鎮墓獸》系列的第一本著作出版之際,我們的作者專訪蔡駿,解密這些天馬行空的作品是怎樣誕生的。

 

 

 

 

 

 

上海奉賢家具辦公——和網友的一次打賭 制造出寫作“病毒”

 

和許多人一樣,小時候的蔡駿有很多天馬行空的職業設想。他夢想成為考古學家,也想成為國家地理繪圖員,后來又在美術學院的考試前當了逃兵。青春期的灰暗幾年,蔡駿把自己關在圖書館里,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拿來買書,這些書本讓蔡駿慢慢發覺,漢語是地球上最美的語言,誓言以漢語寫出世界上最好的小說。

 

這個世紀的第一年,也是蔡駿上網并發表小說的第一年。那時網絡文學還沒有如此發達,想在紙質文學期刊上發表又實在不容易,于是最早的一批年輕人開始在網上寫作。當時,22歲的蔡駿開始在“榕樹下”文學網站寫短中篇,他投入了極大的熱情和精力,寫出了一手富有想象力的純文學,結果卻反響平平。就在這個令人心灰意冷的年底,一個改變蔡駿命運的人出現了。平安夜,上海美琪大戲院,蔡駿在第二屆“榕樹下”網絡文學大獎賽頒獎典禮上,見到了同為網絡寫手的“23”。看到那是一個大學在讀的姑娘,鄰家女孩一般,蔡駿有些吃驚。

 

關于今后的寫作方向,“23”建議蔡駿寫一些可讀性更強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鈴木光司的《午夜兇鈴》系列,覺得自己可以寫出那樣的作品。”當即蔡駿和“23”打賭,說自己一定會寫好這個類型,接著就動筆了。

 

當時國內沒什么人寫懸疑,蔡駿對于懸疑是什么、怎樣寫完全沒有章法。他只能憑借那晚打賭的沖勁、閱讀《午夜兇鈴》時那種脊背發涼的記憶,把自己最想用的素材寫成故事。“不管它是什么,有那個感覺,就對了!”他想起了作家岳南。岳南擅長把歷史和考古融入故事,他在《日暮東陵》寫東陵被盜時同治皇帝尸體腐爛,而皇后栩栩如生,這樣的場面描寫讓蔡駿為之一振。2001年春天,《病毒》橫空出世,接著出版,它是中文互聯網上的第一部懸疑長篇小說。

 

《病毒》樹立了蔡駿寫懸疑小說的靈感和信心。他做到了賭約中的要求,此后更像病毒般一發不可收拾地擴散,用一年兩本的速度奮力筆耕。

 

蔡駿分享了一個例子,介紹自己是怎樣發散思考的。“有一天我坐公交車,車上人很多很擠,可是有一個座位一直空著。空座的邊上坐著一個女人,穿著一件白衣服,可是沒有人靠近她。我湊近了才發現,她的衣服上有一塊紅色的污跡,我頓時就想到了血。這時剛好后面有個空位我就過去坐下,等想起她再看時已經過了幾站,她已經下車了。事情本來就是這樣簡單,沒有大起大伏,但我就根據這個經歷寫了一篇小說。”在這篇故事里,主人公看到白衣女子之后就坐在了她身旁,兩個陌生人搭訕認識起來。主人公后來就跟著女子下了車,后面的情節也就由此展開。蔡駿想了想說,他當時看到的污跡實際上可能只是番茄醬,但是發散思維的敏感性已經足以讓他展開聯想。

 

“作家需要天分,也需要練習。小說是一種探討可能性的藝術,同樣的事情,向左走、向右走,結果就會不一樣。”蔡駿說,小說家四處采風,把別人的生活故事變成自己的情節,但過于執著在茲就弄丟了自己。“不需要刻意,作家自己的生活也是創作的源泉,中間就差一個選擇,看你向左走,還是向右走。”在他眼里,如果向左是平庸,向右就是懸疑。

 

這時的蔡駿對懸疑的理解已經加深了一層,懸疑不僅是一種寒噤徹骨的感受,而是生活現實的另一種可能。

 

 

 

 

 

 

 

 

 

上海奉賢家具辦公——微博千里約飯 只為聽入殮師講日常

 

現在回頭看去,不少活躍在當今文壇的青年作家都出身于“榕樹下”之類的網絡平臺,而他們成長的那片溫床卻在多輪并購中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蔡駿始終對“23”這位一席之師心存感激。可惜的是,那是蔡駿見到的她的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因此這場打賭雖然早已完成,但是終究未竟。

 

網絡作家離不開網絡。蔡駿的著作都是先在網上連載,后來出版成書的,在這個平等自由的閱讀空間,他收獲了自己的讀者,他們親切地管他叫“蔡大”,每日催更。

 

 

這些網友讀完故事喜歡評價,“蔡大”也喜歡看評價。有時候評論里會大段大段地講讀者自己的故事,有邏輯、有情節,還有第一視角的感觸,蔡駿也從中獲得了靈感。兩年前他寫了一本短篇集,書名是《最漫長的那一夜》,每個故事彼此獨立。“最初我是在微博上連載,開放評論,這樣讀者的反饋我都可以看到。有個讀者在下面評論說,自己在殯儀館工作。我看到這條就有了興趣。”蔡駿下定決心寫一個相關題材的作品,就來到了這位讀者所在的城市。

 

這個職業和每個人的生命都有交集,但出于對死亡的恐懼,人們把它鎖進一層層的冰棺,這位年輕的女孩是一名入殮師。蔡駿特意邀她見面吃飯,聽她聊了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回到上海以后,蔡駿立刻就寫了一篇短篇小說《萬圣節的焰火葬禮一夜》。

 

 

故事的情節是,年輕的女入殮師要為一具遺體化妝,卻發現是自己的前男友。“他和女孩在一起的時候經常重復一句話:‘你看過白天放煙花嗎?將來一定有機會,我放給你看。’他以前曾是一個很帥的男孩,但是為了創業整天忙工作,有數不清的應酬,反而把自己吃得肥胖,最后因飲酒過度而猝死。化妝以后,女孩穿著最正式的喪服推他進到火化爐中。他體內的油脂燃起熊熊大火,最終燒掉了整座火葬場。他在女孩面前,把自己變成了一顆白日焰火。”

 

有人簡單地把懸疑歸結為靈異,對此蔡駿并不同意。“我和在殯儀館工作的女孩不可能聊出靈異。第一,那些所謂靈異情節在現實中并不存在;第二,殯儀館本就是個普通的工作單位,入殮師也是一種正常的職業生活。當時她還邀請我去她的工作單位,我沒有去。”他笑著補充說,“當然我是為了趕稿,不是因為不敢。”

 

蔡駿不是在說謊,他的價值觀在作品中是一以貫之的。所謂鬼神不值得讓人害怕,能夠讓人害怕的還是生活中那些真實的坎坷和挫折,因為這些東西沒有預兆,常與人不期而遇。其中最讓人捉摸不定、給人帶來最大痛苦的,莫過于死亡。因而懸疑驚悚小說,才多在死亡上面做文章。

 

“這可以說是我腦洞開得最大的一回。”蔡駿笑著說,“我的所謂腦洞,都只是在生活的背景上,對情節進行一些新的想象。這個腦洞由很多素材拼合而成,一個是對白日焰火的想望,一個是網友的職業經歷,還有一個,就是偶然看到的一則因遺體太胖導致火葬場起火的國外新聞。”

 

2012年的秋天,蔡駿意外地在微博上與“23”重逢。兩個人還記得彼此,記得12年前的長談的深夜,但當年的賭注是什么,卻怎么也想不起來了。她給蔡駿留言說,自己人在美國,一切安好,那是在世界另一頭的華盛頓時間午夜12點。

 

除了心心念念的《午夜兇鈴》《日暮東陵》和斯蒂芬·金以外,除了向左走、向右走的另一種可能性和對死亡的恐懼以外,如果你現在問蔡駿什么是懸疑,他有了新的回答。2012年、12年、12點,12這個數字仿佛綁定了他。蔡駿用這個故事回答讀者:懸疑不一定是靈異事件,它存在于日常生活中,是一種看似預定的巧合:一個人不經意間改變別人的命運,或者被別人改變了命運,而懸疑的過程,就是這個預定符號的循環上演。

 

 

 

 

 

 

 

 

 

 

 

上海奉賢家具辦公——兩年資料籌備 45天完成初稿

 

蔡駿說,作家是一種創意工作者,能夠成為一名作家,本身就意味著自己需要對身邊的一切保持敏感和好奇,因此不會擔心靈感枯竭,更不會寫到一半失去方向。

 

“任何一位作家在寫長篇之前,都要做充分的資料準備工作。我的寫作會安排得很嚴謹,一個創意出現以后不會立刻動筆寫,而是會放很久。這段時間我會用來收集資料和編織整個故事的結構,直到它足夠成熟的時候才會動手。”相比于靈光一現的沖動,一個成熟的作家會用時間和邏輯來審視自己的創意能否經得起讀者的考驗。

 

蔡駿喜歡流連于文化場所,尤其是博物館。在眾多文物之中,古代墓葬中發掘出的老物件似乎有一種特殊的魔力,能讓他扒著冰冷的玻璃展柜,一站就是一天,這其中就包括鎮墓獸。“2015年,我有一次開車路過一家證券公司門口,發現門口兩只很像麒麟的鎮獸。突然間有了一種特殊的感受,博物館的鎮墓獸很多長相十分呆萌,有獸形、人形和半人半獸形,猙獰、兇惡的臉,如果把鎮墓獸集合在一起,如果把它們寫活,像銀行門口的銅獅子一樣暴露在空氣里,形成一個他們的世界,一定會非常有意思。”

 

之后的兩年間,他沉醉在幾百份考古報告之中,解讀了數不清的墓志銘。他像著了魔似的研讀每一份資料,足以精確到每個厘米、每根骨頭、每個經緯度,甚至給故事的情境找到了原型:“我自己去白鹿原的古墓考察,通過文獻甚至發現原上一位唐朝小皇子的墓葬,這里后來就成為了我的故事主人公出生的地方。”

 

蔡駿說,自己閱讀大量的圖片、報告與論文,是出于懸疑作家的自覺。“如果你不了解你要寫作的對象,那么你所敘述的故事、所塑造的人物,讀者會信任嗎,讀者會喜歡嗎?”今年的元旦那天,蔡駿正式開始了《鎮墓獸》系列第一卷的寫作,有了前期豐富的素材準備,一下子就寫得很快。僅僅45天之后,《鎮墓獸·北洋龍》初稿問世了。故事結束以后,他鄭重地寫上一行字:“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初稿于上海。”接下來的半年中,蔡駿又修改了6次。“情人節我完成了初稿,兒童節我完成了六稿,每一次我都要記上確切的日期,因為這是《鎮墓獸》的歷史,也是我個人的寫作紀念。”

 

 

今年整個10月,蔡駿都在為推廣新作《鎮墓獸·北洋龍》各地奔走。和往常一樣,這是一部網絡連載先于出版的作品,他說全部寫完預計有八本。

 

 

 

 

 

 

 

 

 

上海奉賢家具辦公——想把“鎮墓獸”塑造成中國的超級英雄

 

 

對于寫作這件事,蔡駿是有野心的。他想做的不僅僅是講好一個故事,講好中國故事,而且還想塑造一批經典人物,像孫悟空或者美國的“漫威超人”系列那樣家喻戶曉。

 

七年前,蔡駿完成了當時耗費精力最多的一部單行本長篇小說《謀殺似水年華》。當時這個念頭已經在蔡大心里扎根。懸疑小說,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讓人記住的人物?蔡駿在寫作中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許多故事看起來很精彩,能讓人一口氣讀完,為什么很快又被遺忘?因為沒有一個能讓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就像手機上傳播的小段子。許多‘小說’,只有情節而沒有人物——那里面的‘人物’,是服務于情節的奴隸。”蔡駿想要的是服務于人物的故事,他堅信只有這樣,才是一部能夠“感動千萬中國年輕人的懸疑小說”。這種豐滿有趣的人物,在蔡駿的腦海里等待營建。

 

2015年《鎮墓獸》的創作決定,標志著這個想法的成熟。作為春秋戰國時代已經大量使用的冥器,鎮墓獸保護著墓主人免于盜墓和邪祟。而蔡駿塑造的鎮墓獸不是一種怪力亂神,它們富有人的情志,肩負守護文明的使命。這樣的設定,意味著鎮墓獸自始就是超人的,它們的生命比任何活人都長,有力量、有靈魂;它們是有人情味的,鎮墓獸帶著墓主人的記憶和寄托,重返人間;它們是為守護世界而生的,鎮墓獸在一口棺槨旁已經寂寞地守候了那么多年。

 

 

每一個鎮墓獸有自己的先天稟賦,材料、造型給了它們自己的能力屬性;而陪伴百年千年的墓主人給了鎮墓獸最可貴的加成,也就是人格。你可以想象,這群繼承神獸在盜墓時被挖出,遇到有緣的新主人,和他一起刷怪打天下,會是一個多么豐富的武俠社會。

 

“變形金剛是從天而降的,鎮墓獸是從地底走出的。”蔡駿已經開始有意識地將鎮墓獸與成熟的英雄形象對比。“跳出文本,站在更宏觀的角度去看,中國的超級英雄或許能像漫威英雄一樣,通過流行文化消費弘揚中國的價值與美學。”

 

近代亂世的時代背景,探險、英雄、武俠三種元素,形成了8本《鎮墓獸》的世界。蔡駿在這一系列中,仍然在討論生與死的問題,但這次死亡成為了背景,因為對鎮墓獸而言,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多年以來,蔡駿已經很少去寫古墓題材,但在鎮墓獸身上感覺這是冥冥之中的一種緣分。這種打破死亡宿命,給生死增加不確定性的突破,是蔡駿對懸疑的最新詮釋。

 

 

十七年過去了,蔡駿在訪談中還會把初讀《午夜兇鈴》時的脊背發涼的直覺和左右走的思維常掛嘴邊,他把懸疑融進自己的生命,又把更多人的生命拉進懸疑的世界。

 

 

 

 

 

 

 

 

 

 

 

上海辦公家具品牌 | 廠家直銷 | 展廳 | 辦公、學校、酒店、公寓、醫院、圖書館、商業終端等

上門測量 | 設計定制 | 配送安裝 | 售后服務

品源辦公家具咨詢熱線:137-6165-8093 | 官網:http://www.cidph.com/

品源服務信息

成立時間

2002年成立,集家具設計、生產、制造、銷售和服務于一體,提供辦公空間設計施工、辦公家具制造、智能辦公系統為一體的整體辦公解決方案。

企業資質

注冊資金1100萬,并在家具行業率先通過GB/T 19001-2008/ISO 9001:2008質量管理體系認證、GB/T 24001-2004/ISO 14001:2004環境管理體系認證、職業健康安全管理體系認證。

全國服務

現以上海為軸心,并設有杭州、無錫 、合肥三家分公司,經銷商覆蓋全國重要省市,致力于全國客戶的辦公家具采購服務。

生產基地

位于上海市青浦區,占地60,000平方米,總建筑面積達100,000平方米。
地址:上海市青浦區西岑鎮練西公路3580號

  • 上海徐匯區辦公家具展廳-品源辦公家具

    總部展廳

  • 上海閔行區辦公家具展廳-品源辦公家具

    青浦展廳

  • 上海奉賢區辦公家具展廳-品源辦公家具

    奉賢展廳

Location

徐匯展廳:上海市徐匯區虹漕路421號(虹漕園)

青浦展廳:上海市青浦區西岑鎮練西公路3580號

奉賢展廳:上海市奉賢區輝煌路

生產基地:上海市青浦區西岑鎮練西公路3580號

Contact

137-616-58093

在線客服

獲取報價

立即通話

品源客服電話:137-616-58093

我們將立即回電。該通話對您免費,請放心接聽!
手機請直接輸入,座機前加區號:如021-5031****

給您回電

采購意向/發布需求

客戶需求列表(請勾選您需要采購的產品)

  • 辦公室面積
    m2
  • 所在城市
  • 辦公家具采購預留時間
  • 您的稱呼
  • * 電話號碼
  • 其他備注信息
立即提交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